• <rp id="qixxk"><object id="qixxk"><input id="qixxk"></input></object></rp>
  • <s id="qixxk"></s>
    <button id="qixxk"></button>

      免费看av应用

      2021年8月29日 - 未分类

      十分钟后,我赶到了魂石大树之地,远远的看到谭夫人依树赏月,不由的心头一沉。

      “只副盟主一人在此,这孤男寡女的,

      好听不好说吧?”

      心底踟蹰,但只能硬着头皮走过去,抱拳一礼:“副盟主宣召,不知有何吩咐?”

      “姜堂主来的倒是快,坐吧。”

      谭夫人闻言收回望月目光,示意我落座。

      树下早就摆好了茶几和两把椅子,分宾主坐下后,谭夫人示意我喝茶。

      腹诽之:“深更半夜的喝茶做啥子?”

      但哪能不给副盟主大人面子,那就喝茶好了。

      我很是殷勤的先给人家面前的碗中斟茶,这才轮到自己,心底直翻苦水:“想我堂堂的地府游巡,方内道馆之主,今儿却沦落到添茶倒水小厮的地步了?要不是亲身经历,敢信吗?”

      “奈何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目前,不管是道行、地位还是势力方面,谭夫人都比我强太多,那该有的态度就不能少了。”

      “小厮也罢,堂主也好,无非是为了生存,此等乱世,活着才是硬道理。”

      70年代复古风

      自我安慰一番,心平气和起来。

      落座后,先是示意谭夫人用茶。

      她很是客气的谢过我的服务,怡然自得的饮茶,享受的眯着眼睛。

      “这也不像是有急事的样子。”

      心底嘀咕一声,我端起茶盏用了一口,心头就是一跳:“这茶水的滋味,简直是说不出的美妙,回味悠长、入口清淡,但味道却逐渐浓郁,怎么形容呢?简直是,极品!”

      回想起谭夫人亲手包的饺子,我心头了然,不用说,茶道方面人家也是大宗师级别。

      “好茶!”

      我真心的赞叹一句。

      谭夫人笑着看我一眼,却放下了茶盏。

      我意识到话头儿来了,跟着放下茶盏,正襟危坐。

      “先得恭喜姜堂主一声,白牙堂一众刺头,不过小半夜时间,就被你管教的服服帖帖,这本事真让人惊讶!

      本座翻过你的履历,不久之前,你还只是俗世上班族一员,但因中了阴灵诅咒术,才一路逆袭到如今地步的。

      说实话,本座看着这份履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才明白盟主大人缘何那般看重于你,竟都为你破了规矩。”

      副盟主一番话出口,我急忙谦虚几句,无非是‘阴差阳错有点机缘’的老套说辞,但其实心底都是迷雾:“好么秧儿的,谭夫人和我说这些没用的废话做什么?”

      “姜堂主不用谦虚,过分谦虚反而虚伪。

      本座说这些是告知你盟主的看重,这可不是谁都能享受到的,希望你奋发向上,别让盟主失望。”

      谭夫人话头一转,不阴不阳的。

      我立马意识到关键点。

      “敢问夫人,可是我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够好,有可能让盟主大人失望?”

      谭夫人眼底复杂神色一闪,笑了一声:“本座听说你给白牙堂立了新规矩,有一大半的人手受不了新规退出了白牙堂?”

      她这么一说,我立马恍然,原来绕来绕去的是说这事?

      “夫人讯息真是灵通,没错,既然当了堂主,自然要立新规,无法遵从的就没法待在白牙堂,这也是没法之事,要是因此事让副盟主不快了,还望海涵。”

      语气严肃的回应,我保持目光真挚。

      副盟主静静打量我半响,忽然轻笑一声:“姜堂主立新规是正常步骤,只是这内容嘛,本座深恐盟主大人不喜,要不你酌情修改一二……?”

      她这话一出口,我心头咯噔一下,转念之间过了无数念头。

      没有即刻回答她的话,我端起茶水喝了一口,放下后,恭声询问:“副盟主大人半夜宣召于我,当然不可能是为了鸡皮蒜毛小事,时候不早,你看……?”

      试探的看向她。

      话说的很婉转,但意思无比清晰:“白牙堂的事,谁有意见都不好使,除非将我逐出联盟去!”

      这态度摆的无比坚决。

      谭夫人有些意外的愣怔一下,随即恢复正常,面色如常,看不出任何不悦情绪,似乎,我不曾拂过她面子一般,真是好深的城府!

      我心底升起极度警戒。

      “是本座逾越了,白牙堂当然由你做主。

      本座今夜急急找你前来,是因吾等商量之后,想委派给白牙堂一件任务,要是完成的漂亮,当计算军功,联盟不吝赐赏的。”

      我心头一动:“敢问是怎样的任务?”

      谭夫人捋捋鬓角发丝,轻声说:“可曾听说过福狮县?”

      微微蹙眉,我回忆一番,心底有数了。

      “可是北省边境那个盛产石匠的福狮县?据说那里有很多老石匠,打造的石质工艺品极为出众,特别是他们手工凿刻的石狮子堪称当世一绝!

      栩栩如生、活灵活现,每一尊都能卖出高价,因而福狮县也是远近闻名的富裕之地。

      那里的人们世代以这门手艺为生,即便现代了,还是有很大的市场需求。”

      谭夫人点点头:“你说的没错,就是那个福狮县,联盟委派给白牙堂的任务是赶赴福狮县追查一头异界阴灵怪兽的踪迹。

      种种蛛丝马迹都指向福狮县,那怪物应该就藏身其中,却不曾大开杀戒过,但越是如此,联军高层心头越是不安,就拜托佣兵联盟找出那祸害来剿灭掉。

      我等商议一番,觉着这任务的强度很适合刚组建的白牙堂去练手,还能计算军功,只是不曾想白牙堂此时就少了一多半的人马,那这任务执行起来是不是会感觉吃力?

      你要是觉着白牙堂目前的状况不适合接这个任务,那本座去找红牙堂也成的。”

      闻言,我才算是搞清楚了来龙去脉。

      沉吟片刻,抬头看向对方:“可有时限?”

      “从接任务开始计算,十天之内完成算是成功,十天之后,不管完成任务与否都得归来,异界大规模入侵的时间应该是快要到了,联军需要集中人力资源。”

      她有条不紊的陈述着。

      我考虑了一下后,到底是接下了任务。

      伊人成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