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p id="qixxk"><object id="qixxk"><input id="qixxk"></input></object></rp>
  • <s id="qixxk"></s>
    <button id="qixxk"></button>

      草莓视频app无限次数观看

      2021年8月28日 - 未分类

      究其根本,还属青云现在的情况非常特殊,因为他的丹田已经不像是修士的丹田,更接近于妖族,可以说空空如也。

      唯有一枚紫金色的毒丹在其中安静的悬浮着,灵力也都储存其中,故九死丹调动燃烧的,实则是其内丹里混有少量麒麟紫气的灵力!

      而麒麟紫气不仅能污染人的生机,更能灼伤人的灵魂,所以造成那种令人丧失求生欲的幻觉也说得过去。

      “九死丹果然玄妙,我的实力居然硬生生被拔高了三成,也不知能不能唬得住那娘娘腔。”

      青云能感觉到,在服用九死丹造成庞大气势的背后,并非只是徒有其表的假象,也真伴随有修为的提升。

      由此亦能看出传说中的“独手药王”是多么的天纵奇才,居然能创出如此逆天的灵丹。

      不过灵丹再珍贵,哪怕是能让人立地成仙,可若是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没了萧洛一那青云还修个什么道,炼个什么仙?!

      当然了,这种燃烧潜力的丹药一定会有副作用,只是对于体质强悍的青云来说,这种副作用微乎其微,也不在当下的考虑范围了。

      “他竟然燃烧了本命真元!”

      虽然体会过燃烧本命真元感觉的人,多半都已经拜拜了,活着的人更不可能知道这是什么滋味。

      但就如同修士会本能的吸收天地灵气一样,这种源自灵魂的波动谁都再熟悉不过,皆是在心底惊呼了起来。

      萧洛一此时是真的坐不住了,就见得她化作一道黑色残影,满脸骇然与歉疚的扑向了青云,巨大的力道直接震碎了原本盘坐的巨石,眼眶之中盈满了悔恨的泪水。

      清澈的双眸

      “小鬼头,你疯了吗?!”

      他们自然并不知晓青云服下,乃是“独手药王”言释专门为其徒孙炼制的保命灵丹,所以对于萧洛一的表现,青云并不感到意外。

      但让他纳闷的不是别的,而是首先扑向自己的并非萧大姐,而是那俊美到让女人都为之嫉妒的白袍娘娘腔!

      青云原本的打算是借由九死丹所蕴含的庞大能量,硬撑过这几道灵力的攻击,然后施展嘴炮加忽悠大法。

      能镇住这娘娘腔最好,毕竟本命真元的燃烧通常都伴有一个大境界实力的提升,而就算不能,他也要拼死拖住此人,从而给萧洛一争取一线生机。

      可未料这青年在感受到自己燃烧本命真元之后,居然也是满脸的紧张与焦急之色,转瞬间便出现在了自己的下方。

      紧接着就见他长袖一舞,原本击向青云的灵力便自行朝着四面八方散去,所及之处无一不发生了剧烈的爆炸,碎屑纷飞。

      而后又见他手托纸扇,同时口中默念了几句咒语,这平凡无奇的纸扇就变成了足有床板一般的大小,其上更是出现了一道柔软的气墙,稳稳地接住了青云下落的身体。

      “没想到你这小子倒是个情种!”

      青云原本早已蓄势待发,准备和这可恶的娘娘腔大干一场。

      可与他四目相对之际,此人脸上哪还有半点最初轻蔑与嘲笑的神色,取而代之的却是一股子由衷的赞赏与欣慰,顿时便浇熄了他满腔的怒火,如此一来也使得周围那决死的氛围变得荡然无存。

      接着青云赫然发现,自己的周身不知何时又出现了无数乳白色的灵力,这些灵力自折扇的骨架钻出,又钻入他的体内,不消片刻便将他正燃烧着的灵力给镇压了下来。

      “他竟在压制我的灵力!”

      青云不禁在心中惊呼道,他已经看出这青年是在救自己,只是如此一来逆气上涌,小爷只觉喉头一甜,然后哇的一声殷红的鲜血便被吐了出来。

      “江流儿,我跟你拼了!”

      这时候,萧洛一已然是杏眼含泪,疯狂地朝着名为江流儿的俊美青年攻击着,惹得他一阵哑然,赶忙放下了扇上的青云,无奈的笑道:

      “我说萧妹,哥哥我可是好心替你试试这小情郎的本事,你打我作甚呀?”

      没了长鞭,萧洛一只能是用道道粉拳不停的重击着江流儿的护体灵罩,但却有些徒劳,语带哭音地呼喊道:

      “他都燃烧本命真元了!”

      此话一出,江流儿更是无语,猛地一下子提高了灵力的输出,将萧大姐震退了好几步,方才得空说道:

      “喂~我说萧妹,才多久没见,你怎么就变得如此无理取闹了呢!你方才不也在逼这小子出手吗?我这不是在替你加把劲嘛!再说了,你看看他像是要死的人嘛?”

      萧洛一闻言一愣,这才想起来青云好像吐了口血之后便跟个没事人似的,正一脸无辜的看他俩在耍猴戏,不由得喜极而泣,赶紧跑到了青云的身边,又是替他擦拭嘴角的鲜血,又是为他检查身体的。

      只是这一检查倒让小爷才稳定下来的气息又有些紊乱的征兆。

      毕竟服用九死丹的药力还未过去,就被江流儿强行压下,且这种丹药本来就有事后虚弱的副作用,不由得让青云感到了一阵眩晕,只听萧洛一关切道:

      “小鬼头你没事吧?”

      “大姐,我说你还是先穿好衣服吧…”

      青云有些无语的看着春意盎然的萧洛一,沉声道。

      “没事儿,待会再穿一样,快说,感觉怎么样了?你究竟是不是燃烧了本命真元?”

      “怎么可能呢?我就是吃了一种激发潜力的丹药,本想着看能不能唬住这娘…位前辈的,没料到你俩居然认识。”

      萧洛一似是不信,搂着青云有些狐疑地看了一眼旁边的江流儿,只见他微微颌首,然后笑着说道:

      “是的是的,我本打算封住他的百脉从而阻止真元燃烧,未料稍一查探却发现居然是假象,那丹药也忒神奇了一点吧?差点就被这小滑头骗到了,我说萧妹,你是不是也被他骗了啊?”

      江流儿一边用极为暧昧的眼光盯着萧洛一,一边用折扇掩嘴轻笑,这姿势别提多“优美”了,看的小爷顿时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话语间江流儿不禁仔细打量起了青云,好半晌后方才问道:

      “原来你就是传说中的那小子啊!”

      “啥?传说中的小子?”

      青云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明白江流儿究竟是何意,不过江流儿左看看,右看看,又绕着自己转了半圈,除却说了句卖相确实不错,倒也没作其他解释。

      接着他便抛下了二人,缓步来到了三名地火宫门人的身前,淡淡的道:

      “赵大海,你的地火可是在那灯盏里?”

      此时赵大海的脸上哪还有半分的猥琐之色,见了江流儿跟见了鬼似得,颤颤巍巍地道:

      “回…回江少…是的,是的,落梅宝盏是我专门用来温养地火的。”

      旋即,似乎是不相信赵大海所言,江流儿又将目光落在了他身旁另两名弟子身上,只听二人异口同声道:

      “前辈饶命啊,我们修为不够,还不配携带地火出山,前辈饶命啊!”

      江流儿闻言眉头一皱,喝道:

      “蠢货!我是问你们他的话是否属实!”

      二人被江流儿的喝骂之声吓得差点尿了裤子,忙不迭的点头,就差把头给点掉了。

      在得到了满意的答案之后,江流儿又露出了他那招牌式的阴柔笑容,声音清脆的说道:

      “不错不错,这年头像你们一样如此配合的修士已经不多了,好了,本少今天心情不错,就不折磨你们了,安心上路去吧。”

      就见他折扇轻转,三道惟妙惟肖,由灵力构成的弯刃便从中旋射而出,下一息,三枚人头也整整齐齐地落在了他们自个儿的手中,血流如注。

      “我靠!魔道中人难道都这么狠?”

      听得江流儿此名,又与萧洛一相识,青云已然猜出了这娘娘腔的真实身份!

      江愁流尽事事休!江流儿!绝仙四杰第三!

      可他不应该和韩煜还有千舞他们结成了同盟嘛?为何会只身出现在这荒郊野地?

      青云还来不及细想,这杀人不眨眼的江流儿又如女子一般,安闲静步地笑着走了回来,仿佛只是踩死了几只蚂蚁一样毫不在意,冲着萧洛一说道:

      “萧妹,你是看上了他们的地火吧?”

      此时的萧洛一又恢复了雪山般的冷漠,点了点头,然后狠狠拧了一把青云的耳朵,恨铁不成钢的道:

      “这小鬼太心软了,不肯去抢。”

      这话一出,青云哪还不明白她的意思?不由得再次暗叹,魔道中人行事不仅狠辣,还经常不走寻常路。

      只是现在两名当今的魔道俊彦在场,他自然不会用所谓的普世价值观,去教育凡人眼中的魔头,只能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

      江流儿闻言微微一笑,似也不愿就此多谈,岔开话题道: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江流儿,和萧洛一是一起长大的好兄妹,不是光屁股的那种,你别乱想哦!”

      折扇一收,江流儿双手抱拳,朝着青云行了个同辈礼,颇有种不打不相识的架势。

      但青云可不敢如此托大,毕竟第一次见面,对方也是成名已久的前辈,赶紧回礼道:

      “晚辈青云,见过江前辈,前辈的大名,如雷贯耳!”

      他这说的可是大实话,有道是:“潇潇落雨一叶舟,江愁流尽事事休,晚风穿林系诗韵,红尘客院扫春秋”。

      伊人成色网